2019年是一个新的开始

2019年是一个新的开始v2

2018年对于国人来说是充满纪念的一年,国外形势波谲云诡,国内宏观调控的密集程度几乎有史以来的顶峰,为了应对国际的各种不确定性,也为了紧锣密鼓实现中国梦,政府以前所未有的”慈父形象”在帮助祖国成长.

这一年里美国政府多次在国际组织表达异议,并声称退出组织,同时针对中国的各类明争暗斗也很激烈,而中兴和华为这样的冲锋者无疑被当做了靶子,但国家并没有坐视不管,也给了千千万万前赴后继实现中国梦的企业以信心.

这一年里美国QE的结束效应分外明显,众多经济体较弱/对外依赖程度较高的国家体又一次体验了钱财被洗劫的感觉,这一幕近代以来已经屡次发生,继中国提出要振兴人民币以免遭美元洗劫以来,已经先后有俄罗斯/日本/欧盟/伊朗等众多国家和经济体减少对美元的依赖.虽然本次的QE的结束效应依旧让每个国家难受,但各个国家也都表现出从未有过的振奋,因为伴随着中国梦,全世界被剪羊毛的历史可能要一去不复返了.

这一年来朝鲜迈出了一大步,意味着中国的东海岸从此有了回旋余地,朝鲜作为中国的老朋友,虽然经济发展的进度慢了一点,但好在朋友之间能够相互关照,而其与韩国的历史渊源也使得韩朝能够和谐相处,符合各国发展的需要,尤其在当下,更是十分关键.

这一年来虽然欧盟依旧走的艰难,内部矛盾依旧存在,对于接收难民这样的艰难决策依旧未能统一,但已经越来越好了,相对于2017年,2018年的势头更好,英国脱欧就像一出闹剧,但从另一个侧面也让人想起这个世界除了欧盟还有美国,而三足鼎立的巨十目前并未形成.

其实正当欧盟步履维艰的时刻,中国无疑承受了太多来自美国的伤害,只不过作为一个13亿多人口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大国,拥有足够的回旋余地应对明争暗斗和经济转型.诚然,也需要勒紧裤腰带过几天艰苦的日子,但中国梦离的越来越近了.变革的时刻总是充满不确定的,没准哪天中国就没有大陆和台湾之分了.

国内的变化也很大,不亚于国际上的日新月异,国内的发展也是每天一个样.2018年的中国,政策之密集前所未有,大到顶层设计,小到每一个普通的岗位,都被提上了各类国家会议研究决策并出台文件支持/促进/调整.这对于一个体量如此之大的国家来说,是极不普通的,每一位百姓都看在眼里,生活其中,真切地感受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航母/港珠澳大桥/嫦娥四号/两栖飞机/北斗导航,还有脱贫/医保/改革举措/棚户区等,当然还有2019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减税降费一些列政策,这两天还上线了个人所得税App,使得个税变得更加一体化.种种变化都在影响着我们的生活,而收紧银根/抓牢房价也让一些行业和企业遇到了暂时性的困难,过去的各种”表外”业务以后可能无法再有了.

2019年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开始,金融和科技在被充分激活之后面临退潮,剩下的一批掌握核心技术的年轻人将拥有更好的发展环境,而那些身板不够硬,发展思路高风险的行业和企业可能面临大退潮,例如p2p借贷,在经历了蓬勃发展之后,当银根收紧,这些行业中一些风险控制水平较低/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企业可能面临淘汰,而留下的企业将活的更好,毕竟p2p在当下的中国,其实是很有利的,奈何发展不良性.

今年的减税降费让大家开始关注薪资外收入,而国家也开始正式以身份证为单位计算个人收支,对居民生活的细节把控更加深入,明星可能会更加懂得分享了.从另一个层面来说,未来老百姓的收入将变得多样化,收入来源将不只是工资,可能有租金/稿酬/赞赏/兼职/小店铺等收入,而支出也在原来一刀切的基础上尽可能照顾了家庭开支,这样的倾斜有助于弘扬中华文化,更有助于社会的稳定.

互联网公司依旧兴盛,对创业者的要求变得越来越高,资本家面临着诸多的指标来量化投资决策,以便能够有更好的产出,而对于基金/证券/理财等一干经理来说,这是一个应该反省的时刻,可能在原来他们的智慧黯然无光,使得很多人放弃了自己的投资决策技术,未来投资经理将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技术和能力,而很大一批可能面临转行.

学习型组织这样的先进理念虽然很久之前就在第五项修炼中被提出来,但过去时机还不成熟,学习型组织的土壤尚未形成,如今组织架构的反复变革也正在催生新的组织形式以应对企业高成本买来的低竞争力现状,而学习型组织无疑具有很好的参考价值.

伴随着房子的定位和当前房价的摇摆,时间正在消磨很多以房地产为主线的企业和个人投资者,而这种消磨并不会短时间有所改变,房价撑着中国的经济体量,所以存量房跌价对实体经济的伤害从100个方向袭来,但房价居高不下无疑削弱全中国的购买力,进而影响消费,特别是衣食住行之外的消费,当由于缺乏安全感使绝大多数中国人从主动消费变为防御性消费时,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将大打折扣,而这种量变一旦引起质变,几乎是不可逆的.此外,基于当前的个税改革,地方财政和政府收支问题的考虑,房产税几乎是势不可挡的,中国的宏观调控是远远优于资本主义国家的,就像一家企业有着不同的发展路线,而必然使得国家无论采用增发货币还是提高税收来弥补赤字,都是一样的结果.而增发货币带来的膨胀已逐渐难以承受,只有通过合理税负来构建可持续的盈亏平衡之路.

实体经济是国之根本,2019年将再次印证这一点.实体经济就像船的水下部分,而金融经济就像船的水上部分,随着金融体量的快速扩张,船虽然看起来一派繁荣,而很多过去的资本主义国家也印证了这一点,以至于很多时候不忍心终止这场派对.中国在逐渐放缓了音乐节奏之后,戛然而止地停下来派对,以忧患的心态告诉大家,勒紧裤带加油干,这需要远见,也需要魄力.中国的传统文化对国家的发展还是大有裨益的,试想杜甫当年一直忧心劳苦大众而如今这好像盛世的中国,还有很多人没有脱贫,证明我们要走的路还很漫长,而此时一味的舍本逐末将会失去很多.

一句话,路虽坚道且长,但初心不改,追梦不息!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