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国应当反思,美元作为一种特殊的商品应该为自己所用还是被利用

aside
美元加息

一、美元加息周期的必然性

当前美元正在经历加息周期,全世界的经济似乎都正在经历难熬的时期,正如众多媒体和部分国家所暗示的那样:经济发展正面临严峻的考验。纵观历史,美元加息的周期并不新鲜,1983-1984年,1988-1989年,1994-1995年、1999-2000年,2004-2006年,2015-2018年期间,美国都曾推动美元经历加息周期。事实上,这种激进的加息周期并不是必然要产生的,但由于美国按照凯恩斯经济学理论,在加息周期实施前,极尽所能的实施经济刺激措施,引导全球消费需求暴涨,(进而刺激全世界经济向好,大有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意味。)进而赚取大量盈余,最终必然带来全球的通货膨胀,这个周期并不是被动产生的,而是由美国主导。

“美国发烧,全球感冒”的魔咒,在美元经历这么多次加息周期后依旧没有消退,美元虽然只是一种货币,一种特殊的商品,但其作用却让全世界众多国家又敬又畏。之所以称其为魔咒,是因为加息周期通常会导致众多国家发生严重通货膨胀、产业投资放缓、债务负担加重,进而引发连锁反应产生各类问题,这些国家的发展本身是否有问题并不重要,全球化浪潮下哪个国家能够独舞?以至于近期甚至产生了抵制世界贸易的反经济学论调,到底是哪里除了问题?这个属于全世界的魔咒难道真的没有办法解除吗,让我们跳出经济学固有的理论,试着找找原因。

二、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担当”

美元是众所周知的世界货币,根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2022年3月公开的信息显示:美元在国际支付中的占比达到41.07%,位居全球首位。事实上,绝大多数国家由于国际贸易和投资等业务的需求,除了在交易过程中使用美元外,为了保障货币随时充足(满足本国进出口贸易等各类需求),这些国家还购买了大量以美元计价的国债,且通常为了币值稳定购买的是长期国债,同时也借贷了大量以美元计价的贷款,而长期国债的收益率远低于贷款利率。乍听起来,在这个过程中,美元就像在全球开了一家世界银行,赚取借贷和国债之间的差额利润,同时为了满足世界众多国家的贸易和投资需要,提供难以计量的美元,提供美元结算、结售汇体系,完全符合市场经济的发展需要。但真是如此吗?

贷款利率的高低通常基于信用的好坏(基于评级机构的评价结果),以美元计价的贷款利率,事实上也是存在层级传递的。以美国的盟友日本和英国为例,日元和英镑承担着美元供需的缓冲作用,以日元和英镑计价的债券、贷款与以美元计价的债券、贷款一起融入以美元为首的世界货币体系,相互缓冲共同维持美元的地位,当然这对于美元来说并不是免费的。更低层级的货币有欧元、韩元等,而人民币、卢比等发展中国家的货币在美元贷款(或者称为投资)链条传递的过程中层级(地位)更低。各国货币地位的高低也可以根据美元加息过程中其贬值压力与程度的大小来区分,由于发展中国家处于以工业为主的高速发展阶段,更需要贷款(投资)和双向国际贸易,必将承担更大的贬值压力。接下来我们来看看美元加息时世界会发生什么。

三、美元加息带来的奇妙变化

如果把美元看作一种商品,由于美元是国际支付中的最主要货币,属于需求价格弹性很低的必需品,同时国际上大量的贷款和投资以美元计价,使得美元这个商品对每个国家都不可或缺。因此,当美元快速加息,最先受到影响的是:债务国家的债务成本急剧上升(产业景气度下降,外在表现就是供应链企业的资金压力骤升),被投资国家的投资环境突然变差(风险投资额降低,外在表现就是证券市场下跌趋势变大);美国的短期国债收益率急剧上升、长期国债收益率变化不大,通货膨胀会受到压制但收效甚微(通过美元加息这样的预期手段,通常需要过度加息,才能使周期性的通货膨胀逐渐指标好转),同时,美国会在这个“艰难”时期通过非常规手段刺激本国实体经济,包括但不限于发动局部战争、推动个别发展中国家破产、引导局部地区局势紧张售卖武器发展工业、制裁部分国家经济贸易等措施,削弱加息对美国国内经济发展的不利影响,强化加息对其余国家经济发展的不利影响,同时,借机游说国会两党制定出台各类法案扩大财政投资,而这看似美国救民与水火的必要措施,实际上是美国获得美元加息好处的手段之一。

随着加息周期持续,债务国家和被投资国家的整体经济景气程度下降,产业链成本上升推高本国消费终端产品的成本和售价,进而导致国内消费需求收缩,拖累国内的整体经济状况;美国的通货膨胀情况会逐渐缓解,伴随着美国强有力的实体经济刺激措施逐步落实,美国经济将重新进入降息周期,同时美国的投资机构将为经济遭受严重打击的发展中国家“雪中送炭”——提供以美元计价的贷款,同时根据实际需要,会向接受贷款(投资)的国家政府附加一些条件,包括投资债务国优势产业、购买以美元计价的国债、放宽银行外汇等金融限制、宣扬美国制度优势等,这些条件通常对于举步维艰的国家政府来说别无选择,否则其政权可能会被颠覆。

四、为自己所用还是被利用

通过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美国通过让美元快速加息使美元在全世界范围内变得稀缺与昂贵,全球众多国家因此面临不同程度的危机,然后再印制大量美元到全世界购买需要的商品,救助需要融资的国家。在这样一轮又一轮的美元周期中,美元加息无疑是令全球绝大多数国家最痛苦的阶段之一,但对于美国来说通货膨胀和快速加息似乎是一个必须要经历的阶段(自1983年至今,加息周期不少于7次),从最终结果来看,痛苦的只是需要美元的国家和经济体,而不是美国本身。

世界应当反思,美元作为一种特殊的商品如何为自己的国家所用,而不是被利用或者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