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储备发挥更多作用—国际贸易P2P

aside
美元加息

作为世界上人口占比最多的国家,中国的外汇储备长期保持高位,按照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最新外汇储备规模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6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0713亿美元,较5月末下降565亿美元,降幅为1.81%。这些规模庞大的外汇储备以美元计价,伴随着美元的涨跌而波动,收益率可以看美联储的利率,既然是储备,收益并不是主要目标,外汇储备是保障国家参与世界贸易和投资的“定海神针”。

时至今日,中国的消费市场不断扩张,各行业的产业链逐步完善,个人认为外汇储备长期以美元计价作为官方储备,已逐渐显得不合时宜,原因有以下几个:

1、以美元计价的储备不符合国际交易需求

按照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2021年我国前五大贸易伙伴依次为东盟、欧盟、美国、日本和韩国,对上述贸易伙伴进出口分别为5.67、5.35、4.88、2.4和2.34万亿元,分别增长19.7%、19.1%、20.2%、9.4%和18.4%。按照比例来看,东盟已经成为中国的最大贸易伙伴,欧盟紧随其后,如果将贸易量按照货币类型进行划分,以美元为国家货币的贸易仅有12.5%左右(据海关统计,2021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39.1万亿元人民币,比2020年增长21.4%。其中,出口21.73万亿元,增长21.2%;进口17.37万亿元,增长21.5%。)

从上述数据来看,中国的贸易总量不断上升,但贸易伙伴中的美元国家占比越来越少,仍旧使用美元作为结算工具变得不合时宜,就好像两个国家在直接交易的过程中间多了一个步骤:A国家把A货币兑换美元,购买B国家以美元计价的商品,B国家将美元兑换成B货币使用。如果A国家的贸易伙伴都用美元,那么美元就是一个便利的交易工具,但如果使用美元的贸易伙伴占比仅10%,那显然不合时宜。

2、外汇储备稳定但不灵活

中国的人口体量大,粮食自给率不高。在2022年4月27日举办的CMF宏观经济热点问题研讨会上,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程国强介绍,目前,中国对水稻、玉米、小麦三大主粮和主要肉类的保障水平较高,但食用植物油、大豆的自给率比较低,分别为1/3和不到17%。在农业供给体系中,蛋白饲料原料供给自给率不到20%,短板最为突出。2000年,中国的食物自给率为93.6%,2020年降至65.8%。

可以看出,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在下降,而保障必需品的进口是外汇储备的核心功能之一,一个国家可以暂时不发展,但不能暂时没有饭吃,如果口粮不够是要饿死人的,中国历史上就曾经有很多次血的教训,所以外汇储备的首要功能是保障,这也意味着外汇储备必须稳定,这也是几十年来国家外汇储备固若金汤的原因,值得称赞!这种事情看似平常,不出问题无人问津,但并不简单,说明领导层高度重视。

外汇储备固然重要,但美元并不是唯一的外汇货币,尤其在美国与中国贸易受美国打压的当下,美国也不是中国最主要的粮食进口国。在世界多极化的今天,美元并非一家独大,这并不仅仅体现在科技领域。

image 8

所以,外汇储备的体量诚然不能放松,但类型可以多样,就像特别提款权SDR一样,一个国家的外汇储备不能都是用同一种货币,或者应该按照本国的贸易网络进行综合确定。例如,按照进口到自己国家的产品体量,对供给产品的国家进行划分——韩国的泡菜、日本的动漫、澳大利亚的矿产、巴西的粮食,这些货物如果是一个国家的刚需品,而这些国家拥有自己的货币,就可以考虑进行储备,并且能够给这些国家提供他们需要的本国商品,或者本国货币在内的多样化贷款,我们可以称之为“国际贸易P2P模式”,而不需要美元作为中介。

3、外汇储备忽略了需求

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说,稳定的外汇储备是进出口企业的“定心丸”,国家民生的保障;从世界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说,外汇储备还应该从需求出发,出口企业实际需要不一定都是美元,进口企业实际需要的也不一定全是美元,但如果外汇储备都以美元计价,在美元大幅波动的背景下,这些企业就必须利用期货等金融方式冒着风险抵御风险,为贸易往来增添了变数。

例如,一家印度A企业生产的泡菜要卖给中国的B企业,中国的C企业要把泡菜的原材料卖给印度D企业进行加工,正常情况下,中国C企业售卖的泡菜由于用美元计价无法忽略外汇变化对生意的影响,而获得的美元需要及时兑换成人民币以免影响生产经营,印度A企业同样有这样的问题,而印度D企业需要担心卢比兑美元汇率可能对贸易造成的不良风险,中国的B企业也面临这样的问题,但实际上这个波动是可以消除的。

贸易国家之间以自己的货币确定售价,或者综合考虑一揽子货币来锚定价格波动,情形会有很大不同,首先上述示例中的4家企业没有美元需求的情况下,完全可以不使用美元,而改用卢比或者人民币,其次既然不需要美元,完全可以取消贸易商品与美元的价格锚定,再者由于国家之间贸易的存在,相互购买国债、投资、借贷也是理所应当的,此时外汇储备纳入贸易国货币的情况下,一方面使企业拥有多样化选择,另一方面也增强了外汇储备的保障作用。

综上分析,外汇储备的保障作用不可或缺,也是最核心的目标,但在不削弱保障作用的同时,应该结合本国的贸易情况灵活变化,“国际贸易P2P模式”是可以考虑的选项,尽量不要把储备货币放在一个篮子里,从需求出发适时调整,这样不但改善了营商环境,更增强了外汇储备的保障能力。